http://gohdr.com

[大陆行情]“天降巨款”原路退回 云煤能源4000余

一石激起千层浪!云煤能源(600792)最近因涉嫌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环保整改逾期半年未完工等问题,已收到上交所下发的《监管工作函》。从回复公告来看,云煤能源不仅未能有效澄清前述质疑,反而又给投资者带出了新的疑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针对2017年业绩,云煤能源曾两次披露公告预测数据,但前后差异巨大,对净利润的预测由盈转亏。在这重大变化的背后,一家名为投智瑞峰的平台扮演着重要“角色”,2017年云煤能源曾有3.2亿元是以委托贷款方式提供给楷丰地产项目,而后收到一笔逾4000万元的款项。不过,这笔“天降巨款”却被云煤能源确定为往来款,2018年原路退回给了投智瑞峰;由此,云煤能源2017年这笔贷款投资收益为0,而该笔神秘的4000万元不再被提及,最终去向成了一个谜。未办理结算仍支付4600万元煤款有投资人反映,2017年12月,云煤能源以原料煤采购款的名义向供应商贵州邦达能源开发有限公司(贵州邦达)支付4451万元,贵州邦达收到该款项后,将4451万元转至云南金万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云南金万众);云南金万众收到4451万元后,将该款项转至投资平台成都投智瑞峰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投智瑞峰收到该款项后,扣除税费、管理费后以投资收益的名义将4022.8 9万元转入上市公司账户。针对上述情况,上交所下发《监管工作函》,要求云煤能源核实并补充说明:2017年向贵州邦达预付款项的相关交易背景,贵州邦达收到该预付款项后的具体资金流向情况;2017年,云煤能源收到投智瑞峰相关款项是否属于投资收益,该投资收益产生的交易背景;并结合上述情况,说明2017年度是否存在虚增投资收益的情形。云煤能源解释,贵州邦达及贵州久泰邦达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久泰邦达)属同一控制下的关联企业。2017年11月20日-12月30日,贵州邦达(含久泰邦达)向云煤能源销售洗精煤共1.43亿元,其中已办理结算并开票的有1亿元;2017年12月21日-30日已供货到厂尚未办理结算未开具发票的有2.54万吨,预估金额为4251.11万元。鉴于上市公司原料煤采购困难、煤矿关停、临近春节,原料煤市场供应不足等因素,云煤能源为进一步确保公司原料煤的持续进厂,保持贵州邦达煤炭采购渠道的稳定。经云煤能源研究,对2017年12月21日-30日贵州邦达(含久泰邦达)已供货到厂原料煤尚未办理结算的原料煤款予以支付,上市公司于2017年12月29日分别以现金1000万元、3600万元共计4600万元支付贵州邦达(含久泰邦达)原料煤款。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2017年12月,云煤能源共计向贵州邦达(含久泰邦达)支付货款1.57亿元,因有4251.11万元未开票结算,导致账面出现预付款4273.04万元。云煤能源透露,该笔未结算开票的原料煤2.54万吨于2018年1月份办理结算开票。尽管解释了问题,但还有一项投资者更为关注的疑问,即云煤能源实际支付给贵州邦达(含久泰邦达)的4600万元原料煤款又去向何处呢?云煤能源仅轻描淡写地表示,贵州邦达(含久泰邦达)2017年12月收款1.57亿元,全部为云煤能源支付的2017年11月20日-12月30日原料煤货款,该款项的资金流向由贵州邦达自主决定。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